位置:广州新闻网 > 国际关注 > 正文 >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骂观众”一个书写梦境

2019年10月10日 22:25来源:未知手机版

浙江省造价信息网,名人小时候成长故事,镇海角

原标题: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于“骂观众”的男人和一个书写梦境的女人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下午,因去年的性侵丑闻而空缺了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公布了两位作家的获奖信息,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分别获得了2018年度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这两位作家都算是人们热议的诺奖赔率名单上的常客,并没让人感到有什么意外。两位作家的重要作品均有中文译本。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1962年出生在波兰西部绿山城附近的苏莱霍夫,1985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早在十几岁的时候,托卡尔丘克就对写作产生浓厚兴趣。1987年,她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初登文坛。1993年,她的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获得波兰科西切尔斯基基金文学奖,令她成为波兰备受瞩目的作家。

她在成为作家之前做过心理医生,其作品经常探讨个体梦境或集体潜意识,自称心理学家荣格的弟子。

此前,她曾接受《新京报》采访,谈及自己的文学观:“现实主义写法不足以描述这个世界,因为人在世界上的体验必然承载更多,包括情感、直觉、困惑、奇异的巧合、怪诞的情境以及幻想。通过写作,我们应该稍微突破这种所谓的理性主义,并用这种方式去反过来强化它。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给人惊喜、不可预知的世界。我所理解的写作是一种拉伸运动,它拉伸着我们的经验,超越它们,建立起一个更广阔的意识。我喜欢把现实与幻想糅在一起,但我也写过基于十八世纪事实基础的历史小说。”

她的作品已被译为英语、法语、德语、中文、西班牙语、捷克语、克罗地亚语、丹麦语等多种语言,受到全世界读者的欢迎。

早在本世纪初,中国波兰文学翻译家易丽君、袁汉鎔就将《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从波兰语原著翻译成中文,并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在台湾首次发行。

当时《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题目被意译为“收集梦的剪贴簿”。《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在出版后很快占领台北图书市场,第二个月就被列入台湾该年度最畅销书目。互联网上的相关反应则更为热烈。2006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又推出该书的第二版。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也出版了该书简体字版并备受好评。2017年,这本书由后浪出版公司引进,并于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除此之外,他们也引进了《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以书的原名出版。

在《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译者序中,易丽君认为奥尔加建立了这样一种信念——文学作品可以是易懂而同时又深刻的,它可以既简朴又饱含哲理,既意味深长而又不沉郁。“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少有的稠度,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激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不安的戏剧性”。

另一位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生于1942年,他出生在奥地利克恩滕州格里芬一个铁路职员家庭。1961年,汉德克入格拉茨大学读法律,开始参加“城市公园论坛”的文学活动,成为“格拉茨文学社”的一员。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的问世促使他放弃法律专事文学创作。

1966年,汉德克发表了使他一举成名的剧本《骂观众》,在德语文坛引起轰动,从此也使“格拉茨文学社”名声大振。《骂观众》是汉德克对传统戏剧的公开挑战,也典型地体现了20世纪60年代前期“格拉茨文学社”在文学创造上的共同追求。

进入70年代,汉德克在“格拉茨文学社”中的创作从语言游戏及语言批判转向寻求自我的“新主体性”文学。标志着这个阶段的小说是《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1970)、《无欲的悲歌》(1972)、《短信长别》(1972)、《真实感受的时刻》(1975)、《左撇子女人》(1976),分别从不同角度,试图在表现真实的人生经历中寻找自我,借以摆脱现实生存的困惑。

本文地址:http://www.gzfjs.com/guojiguanzhu/14096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