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广州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正文 >

千言万语尽在脸上,记录支援武汉的广东医疗队摘下面罩的样子

2020年02月14日 13:41来源:未知手机版

重阳节吃什么,玉兔,arm培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心目中医护人员的形象,渐渐变成了穿着防护服的姿态。

防护服除了沉重,闷热,还把所有人的形象同化了。即使是最熟悉同事和战友,都只能通过各自身上的名字来辨认,床上的病人就更不用说。

防护服穿几个小时,人就变样子了:湿透的全身,几乎被耗尽的体能,最可怕的是脸上的压痕,有时几天都不会褪去。脱下面具和口罩后的脸,好多人自己都没细看过,也有的不忍看,因为憔悴,而且伤痕累累。

但这些面孔依然是最美的:快乐,平静,自信,坚定……他们有的非常年轻,有的已经历过上一次战役的洗礼。他们是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朋友。他们有所爱的人,也有人爱他们。他们说,自己不是英雄,这只是他们的工作。

这世上没有天生的英雄,有的是一个个平凡人,在逆境中站出来,挡在其他人面前。

姓名:吴掌明

单位:广东省人民医院

出生年:1988

照片里这是个大爷!连大叔都不是了!

关于防护服,我觉得现在还好啦,刚开始感觉呼吸不顺畅,不知道四小时怎么熬。习惯了以后心态也好了,不再想什么时候才熬到下班。刚来的时候,上班前我都会自拍一个视频,叹口气然后喊加油。我的朋友问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心情复杂不知道怎么讲。

刚刚我在楼顶看我们科室每个人给我写的一句话,看哭了。

你们放心,一定保护好自己,早日凯旋!

姓名:邓佳

单位:广东省人民医院

出生年:1991

你看我那个鼻子,贴了安普帖,还掉色了哈哈哈哈哈!

穿防护服?第一次特别闷,我吐了,反胃已经反到了喉咙,但又不能吐,因为一吐整个衣服就全污染了,所以我就又给咽回去了。护目镜有时候会压得颧骨很痛。后面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怎么,就觉得还好。

我没有告诉我妈妈(我来了武汉),因为我妈身体不是很好。我就和我爸说了。平时我们发微信她以为我在广州上班,我爸也没告诉她。视频的时候我妈问上班怎么样,我就说挺好的啊。

姓名:曾冬玉

单位:暨大第一附属医院

出生年:1982

(沉默)我觉得太真实了,虽然第一眼觉得自己很丑,但细看我觉得自己挺美的。

其实可以看出在上班的时候,除了承受工作压力外还有装备的压力。即使是额头被压出痕,脸上针扎一样难受,但是我们依然要坚持下去。因为我们不能退缩啊!也没有想过。每次穿好衣服准备开门进病区的时候我都会给自己鼓劲。但我开门进去以后,我就知道我要抛除一切杂念。脱下衣服的时候,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嗯,我又战胜了我自己!

本文地址:http://www.gzfjs.com/kejizhishi/26696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